毋忘凋零

Month June 2016

青藏之旅(十一至十六)

數次重新寫網址都想完成遊記。可是畢竟已經過多年,即使看着照片,記憶依舊模糊。在此對看倌以及自己說聲對不起。下面列出之後的行情以及當中至此仍印象難忘的事。

林芝
第十天回到拉薩以後,同行夥伴建議到拉薩以東的林芝地區遊覽。原本我和另一人想都西安玩玩,現在插入了林芝,花費自然多了。這個也是我身上現金不足的原因。(補述前文,聞說川藏飛機之間還可以選坐軍航,又聽說有企位。)

出了西藏過了米拉山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九、十)

這天我們一早起牀,其實在這兒想睡多一會也難,因爲太陽的光線總會令人爬起來。此前的氧氣枕頭在到達拉薩已經被吸得八八九九,所以臨出發珠穆朗瑪峯時我們補給了氧氣。不過這邊流行用壓縮罐裝氧。這兩天天雖然身處海拔 4000 米以上,不過身體沒有任何毛病,一口氧氣也沒有吸過呢,看來我們的身體已經完全適應高原氣候。所以我們買的罐裝氧變得毫無用處。就在我們笑說浪費了的時候。幾個人來了飯堂吃早點。其中青年人面色可怖[……]

⮚📖

勁揪體衆籌

2018 年 10 月 1 日更新: 設計師說 11 月 30 日會有發表會

五月廿三日,某友傳來消息一則,說香港有個「設計師」Kit Man 要衆籌造字體,並附有一衆籌企劃連結,總括來說內文包含:

緣起
字體及字型拼合程式介紹
資金分配
目標 65 萬港幣,分配如下全職字體設計師(HKD 800 x 600 )- HKD 480000
兼職造字輔助員 (HKD 5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七、八)

想不到,來到青藏已經第七天。我們踏入了旅程的另一段,往珠穆朗瑪峯進發。前後估計要三天。這天八點一刻起牀,跟司機打個招呼便馬上出發。車子,不再是舒適寬敞的金盃,而是「越野車」。旅行社的人說,走珠穆朗瑪峯一定要越野車,車身高,馬力大,當然價錢也高。當時我們還不瞭解,後來便知道了。

車子沿公路往西南走,緩緩爬升。不久,便到了海拔 4990 米的崗巴拉山。崗巴拉山?本身沒有特別。但是,由山上俯望下去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五)、(六)

昨夜趕車直到一點,所以大家都很晚才起牀。出發時太陽已經高掛。我們直駛至當雄才吃午飯。菜式簡單,只是黃牙白、豆苗等素菜。快速吃完,我們就要到著名的納木錯。納木錯是藏區三大聖湖之一,錯就是湖。納木錯在青藏公路的一側,開車進去其實也有一段路。隨着兩邊山丘退去,眼前就是遼闊無比的藍海。或許由於緯度高納木錯比起青海湖更加藍,藍得難以置信;不過就缺失了油菜花田的點綴。在納木錯,有不少藏族人放置牛頭骨、瑪尼堆,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四)

第四天 25/07/2006 星期二

昨晚大伙兒玩得太瘋狂,結果很晚才睡。也因為太晚回去,所以沒熱水洗澡,最後超強悍地用冷水。

今早六時半就起床了,不過已經比預定的六時遲了半小時。離開了格爾木,太陽才剛剛昇起。四周的景色又變了,植被更少。幾乎都只是泥石和短小的草。除了輸電塔和電纜,什麼都沒有。

我們真幸運!剛出城就看到有如神話般名震中外古今,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的青藏鐵路列車。連同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三)

第三天 24/07/2006 星期一

話說昨晚大家雖然寢食不安,不過這天大家還是準時地起了床。早上,馬老大和韓大哥請我們吃早點。

兩樣東西,紅蘿蔔包子和清真雜碎。紅蘿蔔包子,外形似一般肉包,但入面是香甜的蘿蔔絲和肉碎。紅蘿蔔,天性味甘但時帶草腥。今天的包子的蘿蔔絲沒有草味,口感也跟昨天爽脆的炒雜菜不同。清真雜碎說穿了是極之鮮美的羊肉羊雜羊骨湯。要知道,亂七八糟的材料才是鮮味濃湯的關鍵,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二)

第二天 23/07/2006 星期日

早上七時多起床,太陽已經高掛。在西部,太陽昇得特別早,下山也特別晚。司機馬老大和韓大哥帶我們吃早點──很平宜!所以便去吃白粥、八寶粥。小米粥採用磨砂粥的做法。什麼是磨砂粥指的是把米磨碎才拿去煮。磨砂粥較稀,沒有「棉」的口感,不過米的味道卻沒因太稀而變淡。還有炒雜菜——把紅蘿蔔、白蘿蔔等炒至挺身。咬下去嗦嗦聲,爽口非常。

早點過後,我們到了塔爾寺。塔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一)

第一天 22/07/2006 星期六

早上 0830 在太子乘直通巴到廣州,中午便到達中國大酒店。在麥當勞解決了午餐(差不多一年沒吃過的麥當勞東西)後便出發至機場。機場巴士站就在中國大酒店旁,十分方便。我和同伴 W 乘的是南方航空 CZ3131K(波音 757)1545 起飛的航班,至於 C 和 M 則在前一天到了廣州,乘今早 0820 起飛的南方 CZ3207(波音 757)。

抵達[……]

⮚📖

2006 青藏之旅(開始)

(2016 年再按:上兩次連載,都未能完成。2016 年,再次重新編寫。上兩次的失敗,歸咎處理照片非常花時間。所以,這次會撇除照片,以「完成」爲目標。)

(2014 年按:今年是 2014 年 9 月,八年前的夏天,即是 2006 年,是我人生的分水嶺。在這 liminality 上,作了首個人生的重大決定,當個背包客,去自己想去的地方。六年以後,我重新匯集、編輯、校對這一連串原本在 exb[……]

⮚📖

« Older posts

© 2021 MEMENTO MORI — Powered by WordPres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